城市数字化转型,今天的上海如何对标全球

2021-05-22

  城市数字化转型,今天的上海如何对标全球

  过去10年间,埃森哲大中华区战略与咨询董事总经理陈继东和他的团队伙伴曾因为多个研究项目,到访或调研过世界上多个智慧城市。这其中,就包括上海。

  “从建设智慧城市到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取得显著成效,变化的不仅仅是名词,更是内核。”陈继东认为,上海近日举行的生活数字化转型现场推进会所提出的“根本上是为了人,关键要有体验度”,就是内核转变的最好体现。

  “人机合一”的数字化设备已经被应用在上海的酒店服务业中。

  早前,上海发布《关于全面推进上海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意见》提出,到2035年,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内核变化之下的上海,距离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还有多远?

  提出城市数字化转型之前,包括上海在内,国内外不少城市都长期推动智慧城市建设。根据一份被业内普遍采纳的全球调研,世界各国普遍认为,智慧城市应具备六个方面的内涵:智慧经济、高效政府、舒适生活、便捷交通、创新服务和宜居环境。

  各个智慧城市发展主要有三个方向:第一类是公共服务的优化和增强,包括政府信息的公开,医疗、教育、交通、市政管理等;第二类是加速推动已有传统产业的创新转型升级;第三类是培育新兴产业。

  研究者介绍,海外智慧城市中,第一类典型城市是瑞典斯德哥尔摩。由于北欧城市企业普遍具备较强的创新能力,因此政府的智慧城市工作重点在于基础设施。第二类典型城市是德国斯图加特。斯图加特是传统汽车工业城市,在面对科技创新一浪高过一浪的今天需要进行产业的转型升级。第三类典型城市是以色列特拉维夫和新加坡。小国政府对智慧城市的发展重点基本都放在初创企业的培育上。

  从早期智慧城市建设的样板城市中但不难看出,它们在公共服务、产业转型、城市创新三大领域中,要么选择其一重点发展,要么各自发展。智慧的软硬件基础迅速发展,但城市、企业和居民在智慧化路径上没有形成有机整体,从技术到应用场景的转化不畅通。

  陈继东认为,之前上海进行三轮智慧城市建设,智慧城市水平大幅提升,但也遇到和智慧海外城市相似的瓶颈。“如今,在此前智慧城市建设基础上,国际数字之都应该是以人民为中心,从人民的角度进行思考的智慧城市。显然,上海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智慧城市设备在黄浦江沿岸的应用。

  “十三五”规划末期,陈继东和他的团队曾对上海市的智慧城市建设做过一轮评估,他们发现,上海在垂直领域的智慧城市建设已经做得非常好,甚至可以说“已经达到世界领先”。因此在本轮的城市数字化转型中,上海与对标城市之间的关系不再是缩小差距,而是学习好的“方法论”或“技术”,然后从同一起点一起赛跑。“是同场竞技,看谁跑得更好的关系。”

  上海第一次提出城市数字化建设“根本上是为了人”时,相近的时间点,一些海外国家和地区也在进行此类探索。

  比如,卡塔尔在数字化城市的规划阶段就加入市民体验思维。即把每一个规划做成工作坊,让市民先体验,寻找痛点,再针对痛点进行数字化转型,最后再全市推广。再比如,比利时也针对城市数字化转型成立了市民实验室,将城市数字化建设模拟成一个开放的平台,鼓励公众参与,直接与政策制定部门交流,从而决定城市数字化领域的优先级。

  从实施效果看,在“以人为本”的城市数字化转型方面,迪拜的一些经验值得上海借鉴。迪拜的城市数字化顶层设计就是把政府想象成一个“人”,然后再与市民进行反复沟通,从而制定好每一个数字化转型步骤。“今年是上海全面推动城市数字化转型的第一年,尤其可以借鉴好迪拜的‘沟通’技巧,然后走好第一步,以及之后的每一步。”

  当前,城市数字化转型对世界上所有国家城市来说都是新课题。因此,上海在学习好的“方法论”或“技术”的同时,更要勇于创新。“特别在制度建设、平台建设上进行创新,这样才能确保比其他城市跑得更快,实现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的目标。”陈继东说。

【编辑:朱延静】